一次数万人的线上线下大迁徙

一次数万人的线上线下大迁徙

时间:2020-02-12 07: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李静

  整个春节,逸山的心情都无比糟糕。10天前,他刚刚停止了所在机构的培训课程。眼看着一个雪季的营收即将成为泡沫,逸山感到很不是滋味。“培训场地都关了,现在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逸山说。

逸山是北京一家小型竞速滑雪培训机构的经理。他所在的机构主要面向的招生人群是5岁-17岁对滑雪有兴趣的青少年,雪季是这种滑雪培训机构一年最主要的营收季。按照正常计划1月27日到2月14日,逸山应该在内蒙的雪场带领自己培训班的学员完成为期3周的滑雪集训。

突然而至的疫情的打乱了整个安排。

1月22日、23日,教育部连续两次部署教育系统做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小在疫情期间原则上不举办大型聚集性活动和考试。随后,武汉、上海、北京、西安等地的教育部门相继暂停了各自城市培训机构的线下业务。

疫情的蔓延考验着每一家线下培训机构,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接下来的3-6个月时间内,所有线下机构和学历教育机构都将面临严峻考验。

雪场关闭

去年10月,为了2020年寒假三周的集训课程,逸山和他的团队早早定下了内蒙一家雪场的场地,并预付了当地宾馆的押金。按照招生人数和集训报名情况,他所在的机构在今年本应该有不错的营收。“但现在看来已经希望不大了”,逸山说。

雪场关闭了。

逸山粗略算了一下,受到疫情影响,目前亏损已经达到40万——50万之间。

由于滑雪培训一般到雪季末(北京雪场一般到2月底、张家口雪场一般是到3月底)进行核算,逸山未能给出更为准确的数据,但在逸山看来,雪场关闭的潜在影响远不止于培训机构,一群围绕于雪场而生的生态——租售装备、教学、赛事活动——也正在承受损失。“相当于雪场一停,一切围绕着这个赛道的生态就没了,这是整个生态里最重要的一环。做装备零售的这个雪季都在打折销售,平时这个时期,装备的价格应该在9折,现在已经开始6折售卖了,手里这么多货需要赶紧变现。可即时是这样,依然乏人问津,大家都知道今年很可能开不了了”,逸山说。

雪场关闭之后,逸山和他的团队依次给家长进行了退费。手续费、交易费等由逸山方面承担。酒店方面因为疫情的影响,并没有收取相关费用;场地费由于之前购买的是季卡,现在已经没办法使用了,相当于作废。“寄希望于疫情好转,3月能够正常开课”,但逸山预估机会不大:“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需要调动很多方面的资源,尤其是3月份学生已经开学了,大规模组织集训的可能性很低。如果是周末,那时间就更受限制了。”“只能等来年,来年雪季来临一定能好起来”,逸山说。

转型线上催化剂

与逸山相比,高阳所在美术绘画的培训机构算是一家中型企业:在上海共有2家,在北京有10家,高阳本人是这家美术连锁培训机构的总经理。

她说,受到疫情影响,原本计划于今年在上海再开设2-3家机构的计划预计要延搁浅了。

从腊月二十八开始,高阳和她机构的几个主要负责人就在紧锣密鼓的开会。讨论主要内容是目前疫情可能造成的影响,并计划把去年已经开展的一部分线下业务转移至线上。在她看来,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总要做些未雨绸缪的事情,这些事情就包括:线下课程学员如何能转到线上、一些培训材料的采买、人员的配备以及老师的线上培训。

1天之后,上海传来培训机构暂停线下培训的决定。高阳感叹着:幸亏决策下的早。

可即使这样,她这样的线下机构依然遇到了不小了冲击:房屋租金、人员工资、老师培训费用等等,这些都在考验着一家企业的现金流。相较于k12教育或者英语培训机构的规模,素质赛道类的培训机构多是一些中小型企业,按照高阳的预估,这次多个城市暂停机构的线下培训,将会对整个行业形成一次巨大冲击。“在这个档口,中小型企业肯定想的是如何活下去,可这有赖于一家培训机构在过去几年中是否具备一定前瞻性。退一万步讲,2019年如果我们没有提前作出转型线上的决策,并进行初步的小规模测试,那么一季度,我们应该也是挺难捱的”,高阳说。

为了应对压力,高阳所在的美术培训机构决定,人员工资在目前阶段按照国家政策规定的最低标准进行发放,大家共度难关;另一方面,加紧向线上化转型。

这一决策同时也是目前绝大部分培训机构在做的事情。受到线下培训活动暂停的影响,春节期间多家教育机构调转车头,大型机构如新东方、学而思将原定于寒假班的线下课程平移至线上,中小型教育机构也在纷纷做着热身,计划在疫情期间发力转型线上。

但在高阳看来,要想立时立刻见到效果没那么容易:“线上培训需要雄厚的现金流来支撑,它会耗费巨大的人力成本、资金投入进来。中小型线下机构,尤其是一些不适合线上授课的素质教育企业并不具备这样的资金流量。与此同时,线上盈利模式和增长点与线下肯定不同,经营方式也不一样,如何定位、定价、老师如何紧急培训,这里牵扯着方方面面。”

李川的出手

进入春节,李川一直都保持着忙碌的工作状态。

他和他的团队正着手将高思教育线下8万多名正在上寒假班的学员同时转移至线上;另一方面,李川决定在疫情期间免费帮助与其企业合作的1万多家培训机构架设线上直播平台,使这些机构的线下备课、授课、课后服务能够连接线上全部打通,高思教育是爱学习教育集团旗下的一个品牌,李川是爱学习教育集团的总裁。

最先激发李川这个想法的是武汉“封城”,一家湖北的教育机构告诉他:“如果线下开不了课,大家的现金流就会遭遇危机,企业发展也将面临很大风险”。后来,又陆续有其它城市合作的教育机构与李川交流了这种情况。

“在当时那个状态下,大家都很紧张。房租要缴纳、员工工资,贸然线下转线上可能会造成的一些学生的流失,每个教育机构本身都要承受很大压力”,李川说。

接二连三的事情,促使李川决定出手。

然而,从工具、平台到服务,完成每一个环节的模块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必要产品技术层面的支撑外,对于一家教育机构更重要的还有运营方法、教师线上培训,唐突转型只会导致失败。

“好在总体可控,目前已有几千家教育机构陆续实现了线上授课”,李川说。

在李川看来,线下机构有自身优势,李川判断,疫情结束后,会有部分机构回归到线下教学,“家长对文化课培训重视体验和效果看重,这些在线下场景更有保障。”

“所以我理解的是,未来教育行业实际上会形成一个OMO场景,即线上与线下的融合”,李川说。

激增的业务量

突然而至的疫情,迫使线下机构暂时停住了脚步,也让原本只提供在线培训业务的企业变得更加忙碌。

2月5日,A股多支在线教育概念股、云办公概念股走强。包括全通教育、拓维信息、三盛教育等在内的多家机构股票至收盘皆以涨停报收。

而此刻,身处于在线教育企业的张恒感受到的是,几乎在大年初二就陷入至从早到晚在家办公的忙碌状态。张恒是VIPKID的CEO业务助理,他所在的机构主要为4-15岁青少儿提供在线英语教学服务。

受到疫情影响更多的孩子选择在家学习,线上上课量对比同期高出数倍。这一因素也促使这家在线培训机构在春节期间启动了应急方案——从初二开始,VIPKID部分员工集中远程在线办公。

客服部门是最先感觉到这股风向的。

整个假期在线咨询量相比同期预测高出70%,后端负责质控和培训的团队也临时启动支援热线服务。由于疫情严重,员工无法按期返回办公室工作,VIPKID的IT部门全部调动起来,为其所有员工安装配置VPN以确保班主任能够在家里为上课的孩子们和北美外教提供服务。同时,技术、教研团队,也均进入了一个突发的工作饱和状态。

VIPKID客服负责人刁然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些天客服员工的日均产能从节前每天服务80例,直接提升到平均每人每天服务120个例,咨询量到达一个高峰期。

业务量的急剧增长使客服的调度主管成为了最忙碌的人。刁然介绍,除了每天统计分布在全国各地区的人员身体健康状态,他们还要重新调整排班,沟通每个团队的调休人力,测试远程办公,与产研同学碰自助服务方案和APP在线服务的引流方案,同时协同告知班主任和外教团队配合支持。”

大年初二,VIPKID核心高管层的远程会议一直从白天进行到凌晨,张恒也在其中。在会议上,他们集中讨论了面对疫情带来的变化以及如何在在工作量负荷的状态下保障服务和课程。几乎同一时间,一份“春苗计划”的设想开始出炉。至大年初五,VIPKID宣布为全国被疫情影响的孩子送出150万份在线英语和数学课程,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70小时之内。

张恒说,“疫情爆发,在线教育用户增长并非我们所愿,更希望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能够尽快过去”。

(文中逸山、高阳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