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青鸟:三只翅膀在飞? 业界 经营与管理

北大青鸟:三只翅膀在飞? 业界 经营与管理

时间:2020-03-26 11:4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浏览新浪网新闻 北大青鸟:三只翅膀在飞? http://www.sina.com.cn 2000/12/06 14:48 IT经理世界

  ----青鸟天桥、青鸟华光、青鸟环宇,北大青鸟三年之内运作三家上市公司。是什么在支撑这家由校办产业发展而来的公司?它有没有超常规的资本运作思路?在资本运作的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是什么让这只"青鸟"在资本市场上飞得如此轻松自如?

  ----采访北大青鸟非常麻烦,联系了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确定下采访时间。国庆节前一天的晚上,总算见到了一直对我们说很忙的北大青鸟集团主管宣传的副总裁范一民。采访在他住的地方进行,北大中关园里面,七拐八拐地走进一条狭窄的小胡同,没有路灯,雨后的路有些泥泞。那是一间很小的平房,7、8平米的小厅里摆了一套仿古家具。

  ----很难相信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集团副总裁住在这种地方。

  ----第二次采访是在北大青鸟的楼里进行的。那是一幢简朴得有些破败的办公楼,因为正在装修,刺鼻的油漆味道、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尖利刺耳的电钻声,让人觉得更加凌乱。范一民的办公室正在布线,只好随便找了一间刚刚装修好的办公室。

  ----这么乱糟糟的地方,怎么能管理三家上市公司?

  ----但是人家就是把事情做出来了,这让人没脾气。1998年12月,北大青鸟入主北京天桥;2000年4月,入主华光科技;2000年7月份,旗下青鸟环宇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并一路领涨。

  ----三年之内运作三家上市公司,对于一般企业来说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了,更何况还要操持众多的高科技项目。是什么在支撑这家由校办产业发展而来的公司?它有没有超常规的资本运作思路?在资本运作的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是什么让这只"青鸟"在资本市场上飞得如此轻松自如?

  "飞上天桥"的青鸟

  ---- 1999年11月,忙得焦头烂额的范一民接到北京一家正在忙着改制的国有企业的电话:"你们一定要顶住,千万不能软下来;你们一旦跨下来,我们全玩儿完!"

  ---- "那时候好几家正在改制的国企在盯着我们,希望我们带个头。"当时范一民受青鸟天桥董事会的委托,负责处理天桥商场事件。那场风波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北京市委和科技部领导都做了批示,要求妥善解决。有300多工人参与集体上访的天桥商场风波很快成为一个事件,以至于后来很多学术机构将其作为一个样本来研究。

  ---- "当时我们确实是没有什么准备,本来以为裁员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引起了那么大的风波。大约有30多家媒体参与报道此事,引起上上下下的关注。"与范一民一起处理此事的副总裁侯琦如今回忆起来仍然一番感慨。

  ----最后,北大青鸟拿出300万元赔偿这些员工,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平息了这场风波。"这笔钱拿得没有道理,董事会通不过的。这也算是上市的代价吧!"范一民说。

  ----的确,比较后来其他借壳上市公司遇到的问题,这个代价并不高。

  ---- 1994年成立的北大青鸟公司实际上是国家"青鸟工程"的一个延续,主要的目的是将北大的一些科研成果产业化,起初注册资本金是400多万元。后来由中组部和国家计委组成的一个专家咨询小组对北大青鸟进行企业诊断,给出的药方是尽快寻找一家有地方政府背景的金融机构合作。

  ----虽然还不是很明确,但当时的北大青鸟已经基本具有资本运作的概念了。于是公司开始股份制改造,以北京市综合投资公司为主的一些机构开始成为北大青鸟的股东,公司注册资本金增加到1.4亿元,北京大学的股份从当初的90%多下降到40%多。

  ----新投资者的进入带来了新的理念,北大青鸟开始考虑独立上市。但是上市资源有限,僧多粥少,北大青鸟没有轮上。

  ----实际上政府比较支持的是借壳上市。在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北大青鸟开始了上市之路。

  ----通过受让北京天桥法人股以达控股资格,并对其实行资产重组,这是北大青鸟借壳上市的主导思想。1998年侯琦与他所领导的企划部围绕着这句话差不多忙了10个月。这一年的12月,北大青鸟宣布正式入主天桥商场。在这10个月中,一家传统的有40多年历史的商业企业和只有4年历史的科技公司从陌生渐渐走到了相识和结合的阶段。"这次借壳上市我们并没有深谋远虑,要不然也不会谈这么长时间。说实话当时有点儿饥不择食,就象一个丑小伙要追一个俊姑娘,我们必须把最好的东西给人家。"在谈那段历史时,侯琦略微带了些幽默。

  ----北大青鸟先是受让其他股东的法人股,买了16.76%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然后在1998年和1999年先后进行两次资产置换,将天桥商场的坏资产买过来,将北大青鸟的优质资产置换进去。投入1.5亿元,置换出1.2亿元,除了商场之外的几乎所有资产都被置换出来。

  ----但是两家企业文化完全不同的公司很难做到和睦共处。1999年3月18日的董事会上,他们提出双业并举的概念,希望能够在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同时也能将传统的商业做好。"但是8月6日的董事会上就意识到,双业并举有问题,实事求是地说是失败的。"侯琦说,"问题有很多,一个公司两种制度,管理难度加大。派往天桥的4位管理人员都不懂传统商业运作,而且也不想懂。"

  ----应该说,是青鸟怠慢了天桥,全部资金都流向了高科技项目,对天桥商场业务转变至关重要的商场二期扩建工程被转让。从1999年上半年开始,商场的利润开始下降,年底的时候,出现建场47年来首次亏损。

  ---- 1999年11月,双方企业文化的磨合开始出现激烈的冲突。"当时正好有一个切入点,其中600多名员工的合同到期,存在是否续签的问题。我们做过一些了解,像天桥商场这样8000平米的商场,250名员工就够了,但是天桥有1200人。当时我们左右权衡,决定其中的283人不再续签合同。我们咨询了政府部门,而且通过民政部门招集了400多个岗位来聘用他们,应该说没有什么大的纰漏。但是员工接受不了,开始上街游行。"

  ----范一民对此表示难以理解:"区域性差异太厉害,海淀和崇文虽然离着不远,但是观念差异太大。你说说这个事……"范一民一脸无奈。

  ----但是天桥商场仍然是青鸟天桥所有资产中不那么高科技的项目。如今北大青鸟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来运作天桥商场,与青鸟天桥的其他高科技资产剥离开来。而且在商场的内部管理上实施了严格的考核管理制度,日常考核不合格的员工将会被解聘。"这取代了原来十年才裁一次员的情况,员工接受起来容易一些。"范一民说。

  ---- "我们也在考虑天桥商场的剥离问题,但是一要保证广大股东的利益,二要有利于商场的发展。"侯琦说他还在考虑商场的前途,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当青鸟遇到华光

  ----如果说北大青鸟入主天桥商场是饥不择食,那么入主华光科技则有些机缘巧合的味道。

  ---- 1999年下半年北大青鸟开始进入广电网领域,以投资者、系统集成商、技术提供商等角色与全国各地的广电厅局谈判。他们的目标是在全国签下10个省100个市。在与潍坊市政府谈判的时候,就谈到了华光科技。政府方面希望以北大青鸟在广电网领域所拥有的市场来带动这个上市公司。

  ---- 3月份全国人大开会的时候,北大副校长陈章良与山东省委书记吴冠正和省长李春廷谈到省校合作的问题。后来陈章良写信给他们二位,提到北大青鸟的合作问题,很快就得到了山东省政府部门的支持。

  ----机会就这样来了。

  ----实际上华光科技最早做的激光照排系统就是与北大王选教授合作的,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继续合作下去。由于北大方正的出现,华光在激光照排上的优势逐渐丧失,市场占有率目前只有20%左右。毫无疑问,两家的合作还是有一些缘分。"华光科技是一家技术企业,与北大青鸟在企业文化上还是比较接近。不像当初的天桥商场,两家很难融合。所以我们的谈判就比较快。"范一民这样说。

  ----从3月份开始谈,到6月份进入,总共用了3个月的时间。"双方不需要太复杂的了解过程,我认识他,他认识我也很快,大家恋爱过程很短,一谈就差不多,很快就结婚了。"

  ----但是在结婚之后北大青鸟必须面对华光科技的现状。

  ---- "单纯从壳资源来讲,华光科技没有天桥商场好,它有两个多亿的应收款,程控交换机根本不能与华为、大唐那样的企业比,激光照排又有北大方正压着,市场前景很差。"侯琦坦言。

  ----实际上华光科技里的问题还不仅仅是应收款的问题,华光科技与华光集团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资产关系、人员关系交叉很厉害。上市公司与集团公司之间产权不清晰是中国上市公司的通病。"如果仅仅是上市公司的资金被集团公司占用这么简单的关系就好了,最严重的问题是近亲结婚,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母公司与上市公司,子公司与兄弟公司之间的关系复杂。你搞不清楚钱是从哪里来的。"范一民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

  ----北大青鸟花了很大力气来清理华光的资产关系、产品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单就董事会改组问题就花了很长时间。一开始的时候,董事会成员有19个,华光的人有,北大青鸟的人也有,按照上市公司的规则改组后,青鸟华光董事会成员剩下来9个,大部分是北大青鸟派出的人。

  ----青鸟华光也进行了一些裁员工作,但是没有出现天桥商场那样的风波。这家有2000多人的企业更多的是生产技术人员,关键的问题是有没有产品,能不能做好技术和业务转型。只要有好的产品,人员的消化不成问题。

  ----目前青鸟华光正在配股过程中,配股募集资金投向为锂离子电池二次技改项目、VoIP电话网关、数字机顶盒关键技术和设备技术及数码一体机技改项目等四部分。实际上这也表明北大青鸟在进入华光之后逐渐理清了各种关系,并且初步确立了华光的发展方向。

  ----华光有很多产品,光端机、程控交换机、锂电池等等,但是没有一个很尖端的拳头产品。他们曾经想将华光的激光照排系统卖给北大方正,而且也找方正的人谈过,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买卖没有成交。所以青鸟华光还得继续为华光的照排系统考虑更好的发展前景。

  ---- "锂电池是他们的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已经注资好几千万元,从日本进口的设备都在那里了,我们怎么办,市场前景到底怎么样?但是还不能丢,投资都已经进去了。"侯琦拿掉手机的后盖,给记者看华光生产的电池。

  ----在青鸟华光的名下,除了原先的产品系列外,又增加了山东等省广电网投资者和广电网产品及技术研发基地两个名号。从根本上说,北大青鸟看重的是华光的生产制造能力,看重那些厂房、设备、技术工人和品质管理队伍,这些是北大青鸟这样的软件公司所没有的。青鸟所投资的广电网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足以支撑一个产业。"原来我们曾经想过从国际上倒卖产品,因为我们没有产品制造能力。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有自己的生产基地了,完全可以自己生产了。"侯琦这样对记者说。

  ----前不久青鸟华光受让了北大青鸟的章丘广电网项目,后来又成立了一家专门开发广电网技术的公司。在北大青鸟所展示的巨大的发展空间里,青鸟华光正开始慢慢地起步。

  青鸟环宇:里应外合

  ---- "没有人会乐意去做上市,辛苦程度是你难以想象的,有扒一层皮的感觉。环宇上市前前后后我忙了16个月的时间。"青鸟环宇公司执行董事、副总裁张万中先生这样回顾那一段艰苦岁月。1998年10月从北京大学产业管理办公室来到北大青鸟,半年之后张万中即开始负责筹备上香港创业板的事情。

  ----张万中所说的这16个月充满了戏剧性。

  ---- "侯总,你们收购天桥商场的详细材料有老外愿意掏5万美元来买。"1998年的时候,君安证券香港公司的人见到侯琦的时候曾经这样说。"那时只当是别人夸奖我们,也没往心里去。"侯琦说那时候他们对香港创业板到底是什么还不太清楚。

  ----为了筹备香港创业板,1999年一些香港中介机构的律师、会计师等到北京来寻找企业。他们曾经找过用友,找过清华同方,但是没有得到什么积极的反应。"当时他们跟我们一说,唉!这是好事儿呀,为什么不上呢?那就上吧。"侯琦说。

  ----入主天桥商场和华光科技这两次资本运作的前期准备工作基本上由北大青鸟来做,只是后期准备对外宣布的时候才请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来做一些程序的工作,中介机构所做的工作并不多。正因为如此,侯琦有时候感觉挺自豪的。

  ----不过这次不同了,海外的中介机构来了很多,他们开始帮助北大青鸟策划到香港创业板上市。据说青鸟环宇的招股说明书有600多页,公司和律师、券商以及会计师写了一年多。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北大青鸟和众多中介机构联合策划和包装了青鸟环宇。

  ---- "这样做比较辛苦。但是中介机构的包装使我们更加符合国际资本市场的规则。国内公司的研发费用可以作为成本在5年内摊销,但是在国际市场上高科技公司的研发成本必须在当年核销。高科技就是高风险,这个没的商量。"张万中说他曾经为此事与那些机构争执过。

  ----不过与中介机构的紧密合作后来被证明是青鸟环宇成功的一个因素,"1999年8月份,我在香港呆了10天,所有的中介机构包括境内外律师、保荐人、保荐人律师、会计师以及评估师就全签定了。"张万中说,他认为国内很多欲到香港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在这方面没有做好。

  ---- 2000年3月份,北京北大青鸟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组建,发起成立的所有法律文本手续都符合香港创业板的有关条文和规定,其目标非常明确地对准了创业板。而当初环宇的资产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清晰和明白。"当时把能放进去的资产都放了进去,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但是最终那些坏资产还是被那些中介机构给清理出来。人家的眼光还是比较独到。"侯琦说。

  ----在与海外中介机构频繁接触的同时,北大青鸟也在国内积极活动。从公司成立的那天起,申请到香港创业板上市的报告分别递到了北京大学、外经贸部、国有资产管理局、财政部和中国证监会。4月30日,证监会最终核准环宇可以到香港上市。

  ----然而戏剧性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刻出现了。"这正是香港创业板严重下跌的时间,跌到哪儿去都已经不知道了,找不到北了!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准备好了,结果市场哗啦啦下来了!"范一民这时候说起创业板的事情类似说书先生,有声有色很生动,但是可以想见当初北大青鸟的人肯定都很紧张。

  ----张万中认为那时市场的压力最大,"券商和各中介机构能帮你的地方都帮了,就看投资者了。那时真觉得命运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情。尤其是最后十几天,感觉每天就是在生死之间,最忙的时候两部手机、两部电话,时刻与投资者保持联系。"

  ----据说那时候很多企业放慢甚至放弃了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计划,整个市场议论纷纷,人们对创业板的融资能力产生了怀疑,有些投资者一看势头不妙就撤了出去。范一民说面对这样的形势,北大青鸟进行了仔细的权衡,"我们觉得还是要上,按照既定的步骤上。因为不上可能意味着更大的损失。现在创业板不行,你能保证两个月、四个月之后的香港创业板就一定行吗?"而且Nasdaq市场上跌得厉害的是网络概念股,而青鸟环宇是一家以嵌入式设备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与那些概念股不一样。

  ---- "最终上市的时间也许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你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获得了资本,踏上这第一步等于踏上一个台阶,你就随时握有了融资、配股、批股等等各项资本市场的权利。"环宇上市后张万中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最后还是市场给了青鸟环宇一个非常好的回报。上市当天一路攀升,升幅13.8%,收到港币13块多,后来曾经摸高到港币23元的价位。在上市前,环宇曾经将发行价从19块调低到11块。在良好的业绩面前,范一民说:"历史总是胜利者创造的,这个时候我们说是价值回归,我们本来就值这个价。"

  ----青鸟环宇在香港创业板募集资金将近3个亿港币,扣除3000万元港币的上市费用,实际有2.6亿港元。一家在16个月之前还不存在的公司,经过一番努力,冲进国际资本市场不仅拿回大笔的现金,而且学得一套运作国际企业的规则,相信这是任何企业都梦寐以求的事情。16个月的时间和3000万港元的成本还是值得的。

  ----上市前北大青鸟专门设立了一个由员工持股的信托基金,持有环宇20%多的股份。由此看来,青鸟环宇上市不仅解决了企业发展的资金问题,登上了国际资本市场,而且解决了北大青鸟的员工激励问题,可谓一举多得。

  圈钱之后的冷静

  ----如此匆忙梳理过北大青鸟的资本运作过程之后,我们很难找出一个清晰的运作思路,给人的感觉更多地是撞大运,误打误撞地就做成了。天桥商场的饥不择食,华光科技的机缘巧合,青鸟环宇的里应外合,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资本乐章演奏到今天,北大青鸟到了该冷静一下的时候了。

  ----北大青鸟在资本市场上这两年的时间可谓很是风光。青鸟天桥和青鸟环宇总共在资本市场上募集了将近6个亿的资金,青鸟华光的配股正在进行之中。看来钱对于北大青鸟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但是,拿到钱并不足以说明资本运作搞得很漂亮。即便是误打误撞,北大青鸟做了3个上市公司后,也应该由对资本市场懵懵懂懂,历炼到有清晰的思路,有明确的目的和规划。遗憾的是,青鸟集团的各位副总裁并没有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也许答案能从集团总裁许振东那里得到?不过,记者没能得到与许振东面谈的机会。也许,青鸟集团还没来得及细思量?

  ----三个上市公司仿佛北大青鸟的三个翅膀,现在,这三个翅膀打造得初具雏形,接下来要看它们能否进一步优化,找准方向、积聚力量,能否真正带青鸟起飞了。三个上市公司如何管理?各自的拳头往哪里打?分别能为青鸟带来什么?这些都是摆在青鸟面前的问题。而且,目前北大青鸟在技术和市场上的积淀并没那么深厚,基础很难称得上牢固。

  ----侯琦说去年有一次青鸟集团开董事会,董事长杨芙清希望各位董事能够认真考虑一下5年之后北大青鸟的规模,考虑下个5年的路要怎样走。"当时可以说谁也没往心里去,但是现在我们必须冷静下来了。北大青鸟在资本运作方面的步伐要放缓一些,肯定没有原来那么大的动作了。"侯琦很肯定地这样说。

  ----第二次采访范一民的时候,得知他不久要南下上海,搭建北大青鸟的华东平台,并且准备在集成电路上开拓一番。"我们现在手头有一些钱了,准备在技术和市场上踏踏实实做一些事情。这方面我们必须对得起投资者。"范一民说,"以后北大青鸟将担负起作为集团总部的责任,为下属公司提供技术和市场。我们要去培养客户,为下属公司腾挪出更大的市场空间。"

  ---- "我们现在手头有3个亿的现金,总共不到两百人的队伍。"张万中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有钱在手心不慌,我们谈合作,谈技术开发都能沉得住气。"。

  ----资本市场不仅需要平静,也需要踏实而勤恳地工作,更需要真金白银的利润回报。(贺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