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课双师总裁叶德文:从在线到双师,双师课堂

精课双师总裁叶德文:从在线到双师,双师课堂

时间:2020-03-26 11: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精课双师提供)

(精课双师提供)

文/翟良

与互联网浪潮中兴起的所有其他行业一样,双师课堂给了从业者们美好的向往,几乎是一刹那的空儿,窗内窗外全是双师课堂热闹的声音。但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种新的产业形态到来之时,同样给创业者们带来了很多迷茫。

在线教育曾经“风风火火”过,而今天看似升级和改良的双师课堂,在其繁华背后究竟是希望还是泡沫?面对传统的教学模式,双师课堂又如何真正做到“教书育人”呢?

在线教育“试错”代价巨大 双师课堂为其“撑腰”?

说起双师课堂,不能不说在线教育,在我看来他们似乎就是同胞兄弟,只不过一个年轻浮躁,而另外一个现实沉稳罢了。

互联网技术催生了众多新兴的产业形态,在线教育便是其中别具特色的一个。在线教育从2012年的预热,到2013年的元年,到2014年的爆发,再到2016年的尴尬与惨败,这个教育产业成长与消失的过程,不禁让人对互联网环境下的产业形态的风云变幻感到疑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在线教育昙花一现般如此短命?

在线教育刚刚兴起之时,行业内也不乏有高调的评价与论断,回头一看,竟读出了今天对双师模式评价的味道:在线教育的优势,在于很大程度上跨越了地域、物质造成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平等的问题,降低了教育的门槛。

这段话今天用在双师教学模式上同样合适,而且是合适得很严谨,要不说长相神似的两者具有“一脉相承”的遗传基因呢。

精课双师总裁叶德文认为,教育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而不单纯是录个视频放在网上。在线教育最大的致命点就是仅简单地把网络和教育放在了一起,而并非将互联网与教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线教育放置到互联网上的视频只是知识内容,而不是教育,它缺少了传授知识的过程,在线教育用户没有体验到教育本应该带来的服务。”

事实上,我们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甚至是迟早要看到的现象:截止2014年年底,被迫转变方向或倒闭破产的在线教育企业接近60家,超过了企业总数的10%,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小龙女”创办的梯子网和那好网。

再后来发生的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大伙都了解,在此不过多阐述。

在线教育不会“玩”,没“玩好”,在付出巨大的“试错”代价后,从2016年始,双师课堂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并在2017年迅速走红市场,以爆发性冲击力快速传播。

双师课堂的尴尬:优质教育资源适合基础薄弱生吗?

谈起教育不公平的问题,我们都会提及“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话题。

而一说起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大伙都会一股脑地想到西北部偏远落后地区,其实这是我们对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的误解,在发达城市内优质教育资源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比如一直存在的择校、租学区房等现象。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自曝”女儿上小学时,自己也租了5年房。这件事说明,教育资源即便是在一线城市也还远未达到均衡,有心有力的父母总会想尽办法为孩子铺路,千方百计让孩子进一所好学校。

“有了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和优质的师资,就可以解决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有的行业人士甚至直接断定,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只能靠人工智能来彻底解决,而事实上,这是我们对优质教育资源实现全覆盖的另一误解。

目前,对双师教学的最大挑战是,优质教育资源往往是为优秀学生提供的,而双师教学的另一端却是程度较差的学生。在我们的设想中,双师课堂存在的最大的意义就是,将一线优质的教育资源向二三四线城市、乡镇级农村校以及更加偏远地区校共享;然而,当面对国家级贫困县乡镇级农村校学生时,教与学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尴尬”——薄弱校薄弱班的孩子们跟不上课。

学生之间这么大的差距能放在一起上课吗?很多资深的教育界人士都提出过这样的疑问。

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在一份报告中提到,在乡村学校中,学习好的学生都考到县城中学去了,留在乡村学校的学生因为小学基础不好而影响中学数学学习的情况相当普遍。“生源水平最高的北京延庆县永宁镇中学试验班的28个学生中还有3个不会乘法口诀;河北石家庄赞皇县德裕学校试验班,有些学生做不出有理式整式运算,不是原理课没听懂,而是在小学没学会通分。”

这样的学生能听懂一线优质教育资源的双师课吗?

对于这个问题,精课双师总裁叶德文认为,“按照因材施教的原则,优质的教育资源应该由优质的学生来用才合适;反之,薄弱学校学生就应该有薄弱学校的老师来教才合适。照这样的逻辑推下去,教育又如何才能公平呢?”

叶德文说,薄弱地区的学生听了一线教育资源的课并非要赶上一线学生的水平,只要跟自己比,跟同校没有上过双师课的班级比,如果成绩有提高,就说明双师教学是成功的模式。

育人比教书更重要 精课双师破解“开全课程”尴尬

有人说“教书育人”只有传统教学才能实现,而双师课堂又如何实现“教书育人”呢?

对于“教书育人”笔者也一知半解,从百度上获知,“教书育人”是指教师关心爱护学生,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以自身的道德行为和魅力,言传身教,引导学生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实现人生应有的价值追求,塑造自身完美的人格。

“精课双师的老师当人师,不能当经师,既要教书又要育人,教书应是育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育人比教书更重要。”叶德文说,精课双师教研专家团对影响人的发展因素和发展规律进行认识和研究,引领教师做教育的明白人。

精课双师在“育人”上,一直探寻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在课堂活动设计、过程设计、资源设计和整体调控上都应当融汇“最近发展区”的概念,并努力探索双师教学实施的具体革新措施。

为满足国内中小学素质教育课程实施的需求,“精课双师”定位于做公立校的服务者、助力者,利用成熟的远程直播技术,通过双师教学模式,为国内中小学输入师资、教研、内容和师资培训等优质教育资源,以此来实现优质教育零距离。

叶德文介绍,精课双师开设了语言艺术与主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外教口语、美术、舞蹈、围棋、书法等素质教育课程。“这些课程以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典传承为基础,以民族精神的薪火相传为核心,引领中小学生向情感陶冶、素质提高、品德养成逐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