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以赴帮他们 抓住生命的希望 疫情 注射器

全力以赴帮他们 抓住生命的希望 疫情 注射器

时间:2020-03-26 11: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后方同事为山东援鄂医疗队队员创作的漫画。受访者供图 陈蕾与出舱的患者合影 受访者供图

    白衣战士抗疫日记

    “多关心,多沟通,给予他们足够的爱,可以瞬间治愈他们的‘坏’。”

    用爱治愈他们的焦虑

    3月8日 武昌方舱医院C区 多云

    陈蕾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骨二科护士长、武昌方舱医院C区护士长

    “我们没有任何不适,做了检查我们就可以出院了,你们为什么非要把我们留在这里?”王先生带着两个男人围着医生争吵着,在我进方舱的第一天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们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

    我深知,方舱接诊的都是轻症患者,有些人可能没有任何症状,但核酸检测阳性。所以,他们有情绪,作为医务人员是可以理解。但如果一旦有人带头传播坏情绪,就很有可能给其他患者造成不良影响。

    作为舱内的负责护士长,我赶紧冲了过去,用很地道的武汉话很严肃地喊了声:“安静。”瞬间,就把他们三个男人镇住了。“他们背井离乡来帮我们,用生命捍卫我们的健康,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对不对?”三个男人似乎被触动了,我接着说:“我们不仅要感谢他们,还要相信他们的治疗方案,相信他们的判断,是不是?”三个男人明显没有那么激动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武汉人,就要有武汉人的形象,要给武汉人争口气,你们听明白了没?”这下,三个男人彻底安静了。

    没有想到简单的心理疏导,不仅解决了医患矛盾,还让他们三个男人主动承担起了小组志愿者工作,帮护士分发饭菜,对其他有情绪的患者进行安抚,经常跟拍医生护士工作的感人瞬间发到病友群里,传递正能量。更令人感动的是,王先生出院后,主动发朋友圈,告诉其他人,如果有需要,他愿意捐血浆救助重症患者。

    他们真的都不“坏”,他们只是需要爱!对于疾病知识的缺乏,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对于治疗方案的不理解,让他们陷入焦虑中。多关心,多沟通,给予他们足够的爱,可以瞬间治愈他们的“坏”。

    亲爱的,请原谅我的“擅自”

    3月7日 武汉协和医院 多云转阵雨

    谷婷婷 国家医疗队队员、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老年病科护师

    今天星期六。突然,很想念我的丈夫易璨。一晃,分开一月有余了。

    我与丈夫属于新婚燕尔。疫情暴发,身为白衣天使的我,没办法安坐。我顾不得照顾他的感受,“擅自”请缨奔赴江城。

    今天,我突然好想道歉,亲爱的,这是我职责所在,你一定原谅我的“擅自”。

    其实分开这么多日子,我常常有梦到与丈夫分别时的情景。一觉醒来,总深感愧疚。我走时和他说:“此去真的不知要多久,或许还可能会阴阳相隔,你一定要珍重自己。”那一刻,我真舍不得离开他,我也是真担心“阴阳相隔”。

    那时,他眼泛泪光:“你一定能凯旋,不要太挂念我,不要有心理负担,我等你回家。”

    来武汉后,每一个班下来,都汗流浃背,力疲筋乏。

    他问:你忙吗?累吗?苦吗?注意身体。

    我答:忙,但我很开心。累,但我很快乐。苦,但心里是甜的。

    他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当然是疫情过去,大获全胜的时候。全胜了,我们就回来了。

    是的,虽然以身报国未有期,但吾行使命终必达!

    我眼睛有点被泪光模糊。亲爱的,等疫情过去,春暖花开,我一定与你继续赴白首之约,采撷南国红豆,执手洱海苍山!

    “亲爱的,等疫情过去,春暖花开,我一定与你继续赴白首之约,采撷南国红豆,执手洱海苍山!”

    感受到他对生命的向往

    3月6日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 多云

    蒲林哲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外科专业主管护师

    21床大叔每一天的病情变化牵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15天后,3月1日中午终于在大家的通力协助下,成功拔除口插管。

    我是16:30—20:30的班次,上班时患者使用鼻导管吸氧,看着大叔瘦削的身子窝在床上,费力地呼吸着,像是一个刚刚冲刺完长跑的人,每一次呼吸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次艰难的运动。但是,此刻,他必须靠自己去完成这一次“蜕变”。

    医生指示,可以给患者喂一些流食试一下。晚上六点多,同事送来热乎乎的小米粥,我先用注射器抽了20毫升的温开水,让大叔轻轻地张开嘴,用嘴唇裹住注射器的乳头,慢慢地打到他的嘴里,大叔自己也用嘴吸吮着注射器的乳头,像一个渴望母乳的孩子。只用了两口,大叔就把水喝完了,而且完全没有呛咳。

    我把小米粥又掺了些热水,兑的比较稀薄,继续用注射器给大叔抽米汤。我告诉他:“大叔,现在我们试着自己吃饭了!这是你拔管后的第一顿饭,不要着急,慢慢来。”大叔点点头,他的手使劲儿伸出来,摁到我的手上,把注射器送到自己的嘴边,我一边给他打着饭,一边告诉他,慢一点慢一点。

    一旁的同事也跟我说,慢点推,再慢一点。可是,100毫升的小米粥没几下就顺利喝完了。我告诉他:“大叔,这是咱们拔管后第一次吃饭,不能吃太多,等一会你如果还想吃,我再过来喂你。你自己能吃饭了,慢慢的,咱们也就能把胃管拔掉,少一根管子就少一点痛苦!你今天的进步实在是太大了!要想全部好起来,还得继续配合我们的治疗!我们一起加油!”大叔使劲儿点点头,然后满足地、慢慢地闭上眼睛休息了。

    等出了病房,我告诉同事,不是我推注射器的时候慢不下来,而是我在推的同时,大叔也在吸吮,其实是他吸吮的力量大过我推的力量!这个细节也让我感受到他对生命的向往!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患者对生命充满渴望、又无助的时候,去帮助他们,抓住生命的希望!

    “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患者对生命充满渴望、又无助的时候,去帮助他们,抓住生命的希望!”

    等我回来,兑现我们的约定!

    3月5日 武汉泰康同济医院 多云

    李梦侠 军队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陆军特色医学中心肿瘤科副主任

    春节期间,我在中心门诊接诊了一位来自武汉的患者。在武汉封城前,他就完成了上一个周期的化疗到了重庆,自我隔离后,又该做下一个周期的化疗,但疫情严重,他已无法返回武汉进行化疗,无奈只能求助于军队的医院。

    患者其实面临了两难抉择,一方面疫情严重,就诊可能患上新冠肺炎,另一方面肿瘤也在迅速扩散,尽快就诊实在是无奈之举。

    这位患者的遭遇并非特例,所有的肿瘤患者其实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疫情发生后,武汉的肿瘤患者如何能早一点得到治疗?我是一名肿瘤科的医生,我主动请缨参加医疗队,希望能尽快控制住新冠疫情,恢复正常的医疗秩序,让肿瘤患者得到正常的治疗。

    到达之后,我进入到泰康同济的方舱医院,方舱流程理顺移交以后,我又迅速投入到以陆军特色医学中心为主力组建的重症一科病房,正式成为一名感染重症科医生。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专业,每天我抽时间学习重症医学的专业知识,在空余时间还通过微信、短信回复肿瘤患者的咨询。每天休息时都会收到来自家人、患者、同事、朋友的关心和问候,让我瞬间忘记了在病房的劳累。

    虽然大家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但是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保护好自己,等你平安回来”,还给我定了很多约定,回来吃火锅,回来喝啤酒,让我在前线备受鼓舞,也充满干劲。我想对你们说,“等我回来,兑现我们的约定!”

    “虽然大家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但是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保护好自己,等你平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