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运动会”开始 全国各地铁路航空及客车全

“春节运动会”开始 全国各地铁路航空及客车全

时间:2020-02-12 07: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春节运动会 开始 全国各地铁路航空及客车全部进入备战迎高峰

  在南京火车站,排队候车的近半数都是背着书包、提着各式拉杆箱的年轻人。由于南京高校从1月9日开始陆续放假,这两天学生流成为首个客流高峰。在一楼售票大厅内,学生售票窗口排起数十人的长队,其他窗口旅客则要少很多。

  站内工作人员时不时上前疏导,告诉同学们大部分窗口都可以购票。在南京南站北广场,进站口等候安检的队伍已经排到大厅外,客流明显比平时增加了不少。

  安检候车的时间也有所增加,记者测算了一下,从排队到进入候车厅,至少需要12分钟的时间,想要即到即走就有些困难了。记者昨日从上海铁路局了解到,12日出行客流较平日有所增加, 云贵川渝 等直通方向客流已率先启动,其他短途客流比较平稳。

  针对入川方向提前启动的客流,12日该局增开上海至成都等3趟旅客列车。截至12日8时,从该车票预售情况看,明后两天,直通方向去往京津、福厦、广深等方向还有车票剩余,云贵、川渝等方向车票较为紧张。

  想退票换个下铺,一眨眼全被抢光一位女大学生只好坐飞机转汽车回家,多花1000多元南京晓庄学院的王同学来自新疆奎屯,坐火车回家往往需要耗时两天两夜。 今年1月10日车票开售的时候,我等在电脑前抢了一张,但因为不能选座,只抢到一张中铺的车票。

  中铺位置窄,地方小,熬两天两夜太难了,于是我决定退票再买一次,想换个下铺。可是就这么一退才发现,转眼间火车票就被抢购一空。往年我买火车票还能有挑选的余地,今年只能另想办法了。

  记者了解到,最终她只好买了一张一千六百块的飞机票,选择了一班经停乌鲁木齐的航班,再转大巴到家。 因为飞机是早上八点五十分的,需要提前一天到机场住下,第二天当天再转车大约晚上可以到家。 小王算了一笔账,尽管两天两夜缩短到了一天时间,但是花费要多出1000多元。抢票大数据火车汽车飞机抢票,江苏人都排前五QQ浏览器12日发布的抢票大数据显示,作为春运抢票大省,江苏人最爱抢火车票,排在全国第二,而抢飞机票和汽车票的数量也排在全国前五。

  春节期间哪些城市的抢票人最多?前四名毫无疑问是北上广深,紧随其后的是杭州和苏州。排名前10的城市,除福州外,均位于三大经济圈。而热门到达城市多是中西部城市,武汉以绝对优势处于第一名,哈尔滨、重庆、长沙、西安位列其后。武汉之所以远超其他城市,与其中西部地区交通枢纽城市的定位密不可分,转车者众多。春节运动会春运,也被网友戏称为 春节运动会 ,由铁路部门主办,其他部门承办的全国性运动会,每年举行一次。比赛分抢车票、挤火车、避拥堵等项目。

  今年全国参与比赛的达到29.78亿人次。比赛项目:剥硬币参赛选手:车站工作人员售票 女汉子 每天剥装300公斤重硬币30台自助售票机、6台自助取票机,一位售票员每天需要剥装3.3万枚硬币,重达300公斤,日均领取和安装的票卷就重达45公斤,这就是南京站售票员宋红霞的工作实录。记者了解到,南京站共有自助售票机121台,宋红霞负责其中的36台。别看她外表柔弱,说话慢条斯理,但经过5年来在自助售票处的工作,她已锻炼成了一个 女汉子 。

  自助售票机、取票机的投入使用,虽大大缓解了人工售票的压力,但平日里还需有人来 伺候 这些机器。领硬币、送硬币、剥硬币、装硬币,再加上处理机器故障,光走路就至少要花一个小时,相当于在站台上走上十个来回。这些看似简单重复却相当消耗体力的工作,让原本柔弱的她逐渐成长为一名 服务明星 ,一名人人称赞的优秀职工。有了她的幕后工作,才确保旅客的方便出行。 每天剥硬币剥到手起皮,加零钱加到手发软。

  尽管如此,宋红霞还是麻利地打开装硬币的箱子,取出一卷卷用厚纸片裹起来的硬币卷,用手指一点点剥掉纸片取出硬币。 每台售票机有一元和五角两个硬币盒,要加500个一元和600个五角硬币进去,所以加一次硬币的工作量还是蛮大的。 剥硬币卷还是个 技术活 ,不能有纸屑混到硬币里,不然装入机器后会损坏机器。过了两个多小时,硬币卷才剥完,而宋红霞右手的五个手指头都红红的,起了皮。 一个空的硬币箱有两公斤多重,装满硬币后差不多五六公斤。

  装满硬币后,箱子还要摆放到1.5米高的机器后台上, 这么一个来回,就是男同志也觉得蛮吃力的,如此看来,我们女同志也真不容易。 宋红霞说, 30台售票机,每台机子一天起码要报警三到四次,这样下来,一天光搬硬币箱就不下90次,一天下来手就使不上劲了。

  除了剥装硬币,宋红霞还要不停地给机器换票卷,帮助旅客处理卡票、卡钱故障,以及忘了拿票等常见问题,时不时还要去售票大厅帮助旅客办理挂失补票、全价退票等手续,还要管理候车大厅和送站平台的取票机。

  遇到节假日和大客流时段,她一个人跑上跑下,经常气喘吁吁,但她没有一句怨言。宋红霞说: 工作了二十多年,看到售票方式的巨大转变,我当个 女汉子 真的算不了什么。